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天师_ 88.088

时间:2021-06-10 12: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婻书小说大天师 88.088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大年初一还没过完, 那天晚上两个被煞气冲撞到的兰家子弟, 其中一个因为煞气伤及心脉,最终没能抢救回来。而另外一个伤及肺腑, 如今用丹药续着命,即便最后能平安活下来,未来的情况也不见得能好。

    大过年的,因为天煞死了一个家族子弟,这让兰家再次变成被人关注的焦点,也不知他们家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 简直流年不利。

    天煞可大可小, 一般出现天煞的地方就预示着这一带将会出现一些天灾,哪怕是天师, 也未必能看到天煞, 最多就是能身处其中时能感应到一些灾祸预警。

    即便是能看出天煞来,天师一般也不会宣扬开, 而是自行避开。**可防,天灾却无法抵挡, 那也不是仅凭个人力量能抵挡的。更甚至, 若是泄露了天机, 那情况只会变得更加不可控。

    这并不是牺牲一两个天师就能挽回一方百姓性命的事情,古时候不是没有一些身怀大义的天师察觉到某个地方将会有一场浩瀚天灾, 于是拼死示警。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天师因泄露天机惨死不说, 那些因示警而避开了灾祸的百姓, 迎来的将会是一场更大的浩劫。所以自古有句话就是,阎王要人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所以此刻帝瀚大厦已经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尽管天煞是意外撞破,但终究跟他们兰家脱不开关系。而国家不可能明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事情而置之不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会发生什么样的灾祸,什么时候会发生,但已经暗中成立了一个营救小组。无论这里发生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疏散群众。

    所以兰家正是因此而生气,哪怕不是他们主动撞破天机,万一因此事牵连进去,那他们简直可以说是巨冤。在如此大事面前,兰家几位长老不得不全都出动,最起码要合力将整个兰家从这件事里面摘出去。

    在整个大局观面前,关系着整个兰家未来气运的事情才是当务之急。但是在个人情感面前,自己的亲人因意外身亡,这本就是一件非常令人伤心的事情,可偏偏还听到有人将这次撞破天煞的事情怪罪到他们的头上,一些言语不算过分的在背后议论这次不该祈福,结果福没求来,反而惹了祸事。

    一些言语过分的则表示那几个学艺不精的就不该去,若是这件事没有死人,哪怕撞破了天煞,他们兰家也能将事情瞒下来,不至于暴露出去。就是因为死了人,结果这事瞒不住了,如果长老出手都没能将这件事给从天机上掩盖过去,兰家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样的反噬。

    而这件事中唯一的死者本身并不是一个天师,尽管入了玄门的道,但因为年轻,修为低下,尚且在学习阶段,所以才会在煞气冲撞之后没能撑过来。他之所以会在祈福现场,那是因为他的哥哥是兰氏企业的接手人。

    死者名叫兰远信,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还是在校大学生。他的哥哥名叫兰子昂,因为没有修炼的天赋,所以才会从商。因为今后兰氏企业的掌权者是兰子昂,所以祈福的时候他也在场,他的弟弟自然也就跟着来了,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意外。

    这件事之后若是兰家有人慰问一两句,兰子昂或许还不至于如此寒心,毕竟他也知道这是意外,怪不得任何人。但是他先听到的则是一些人背后的责怪,当几位兰家的长老赶来之后,也许是因为忙于天机的事情,根本无|暇|分|身其他,只是询问了一下,让人好好安排兰远信的后事,尽量抢救另外一个还活着的,就转身忙开了。这一来,导致兰子昂对整个兰家更加心冷。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当初兰谨修走时的感受,如果这个家稍微有一点温暖,哪怕尽心尽力供养着又何妨,可惜整个兰家太冷了,冷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家族利益高于个人感情,这当真是大家族的悲哀。

    所以在众人忙着天煞的时候,兰子昂竟然不声不响的将兰氏股份给转让了,前后两个月不到,兰氏的负责人一换再换。

    兰谨修出手股份的时候,兰氏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所以算是卖了个好价。但兰子昂在接手不到一个月就出手,这典型就是兰氏内部有问题,这一下换了谁想买都要稍微掂量一下了,别买了个赔钱货。所以最后兰子昂以低到一个不能再低的价格才脱手。这也导致,兰氏对外的整个股市大跌,短短数日就险些跌停。

    这时候就有人将这件事的源头全都怪罪在兰谨修兄妹身上了,虽然很无理取闹以及莫名其妙,但的确一切的开端都是从兰谨修兄妹要与整个兰家划清界限时开始的。从他放出消息要卖股份开始,到现在一系列事情之后,整个兰氏亏损的钱是以亿为计量单位的。

    年后兰玉琢回到特勤部用积分换取丹药的时候,就明显见到一些人对她有回避的举动。不过除了那些明显跟兰家站队的人,其他的人对她还是比较友好的,尤其是因为搭上她的关系能去浦田山帮忙种树换灵液的,纷纷提醒她最近一段时间小心为上。

    兰玉琢对于别人善意的提醒表示了感谢,而好巧不巧的,换取丹药的时候,就撞上了之前在浦田山上,被她烧了衣服,差点打起来的那个家伙。

    那小子叫兰凯安,比兰玉琢稍微年长些,虽然也是旁支出身,但因为天赋不错,父母又跟主家走的比较近,所以从小是被族中某个掌事带在身边培养的,家里一切资源又都完全供给他一个,性子自然养的有些傲慢。

    而他看兰玉琢不顺眼的原因倒不是兰玉琢的出身,而是某年兰家举办内部比斗,而他比兰玉琢大,却还败在了她的手里,从那之后就对兰玉琢没个好脸,每次遇到冷嘲热讽是肯定的。

    现在兰家出了这么多事,这一切都是从他们兄妹两作妖开始的,这会儿见到兰玉琢了,兰凯安哪里会轻易放过,直接拦在了她的面前没个好脸道:“扫把星,白眼狼,你跟你哥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兰家供养你们长大,你们就是这样回报兰家的?”

    兰玉琢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懒得搭理这种傻缺,打算绕过他走掉。但兰凯安却没打算这样放过兰玉琢,手一伸挡住了去路:“怎么,心虚了?”

    兰玉琢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遍,勾了勾唇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怕祸事将近,与其在这儿耍嘴皮子,不如赶紧滚回你兰家以求庇护,反正你们兰家都是有良心的,肯定不会对你见死不救。”

    兰凯安微微眯了眯眼:“你也就牙尖嘴利,有本事咱们斗一场!”

    兰玉琢双手环胸一抱,眼神鄙夷道:“我从不跟我的手下败将比斗,你要是找死,尽管来惹我,最近我师父闲得慌,绘制了不少的引雷符,我正愁没机会练手呢。”

    兰凯安听她旧事重提,提的还是他至今耿耿于怀的事情,整个脸色都阴沉了下来:“你除了依靠你师父,你还有什么本事!”

    兰玉琢轻哼了一声:“能够拜一个让我依靠的师父,那就是本事,总比某些人好,至今像个仆从似的伺候人家的少爷来狐假虎威,连个名分都没有,子不子,侄不侄,更不是师徒,跌份儿。”

    兰玉琢说完就推开他拦着的手,看也不看他难看的脸色直接走掉了,跟这种脑子不清的说话,简直浪费时间。

    兰玉琢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件小插曲,没想到当天夜里,兰家的人竟然闹上了门。

    来的人是兰凯安的父母,来的原因是兰凯安的魂牌破碎,两人连忙赶来了中都,可惜却没有找到儿子的下落,正好中都这里还有几位长老在,于是求着长老帮忙招魂,但是不管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招不到魂魄。

    后来得知今天兰凯安曾经跟兰玉琢发生过争执,并且闹得不欢而散,于是连夜过来想要询问情况。而陪同兰凯安父母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兰家的人。

    那些人原本对兰谨修兄妹就没什么好感,又因为兰谨修放弃了兰氏,又跟兰家划清界限,弄得现在兰氏股票大跌,还意外撞破了天煞,一堆糟心事,越发不待见了。

    于是过来后,那不是询问,整个语气完全是质问。

    兰玉琢本身对兰家所有人都不待见,被如此质问谁还能好脾气跟你说话,尤其是兰凯安的死本身就与她无关,上午那场交集之后他们连见都没见过,就算询问那也不至于问到她头上来。

    结果大半夜的,整个吵了起来,再加上儿子死了,却找不到尸身的兰凯安父母各种哭,场面可以说一片混乱。

    吵得尚奇水刷地几张符丢了出去,那几个叫嚷的最凶的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好在这只是雷暴符,打在身上像是被雷电击打到一样,但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众人被尚奇水这一下弄得有些懵,看着从楼上下来的人,他们这才想起来,尚奇水如今也离开了兰家,现在跟兰玉琢住一起。想到这儿,众人更加心气不平了。

    尚奇水即便独身一人,但符箓大师的名头可不假。一些符箓别人家的老祖宗才能绘制出来,可他们兰家,只要求尚奇水帮忙就行。更不用说,每年都有不少人上门求指点,而那些人练习所制的符箓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那些全都归于兰家,因此他们这些兰家子弟,能在符箓这一块省不少。

    现在一看到尚奇水,众人都觉得他果然不愧是兰玉琢的师父,同样是白眼狼。兰家将他培养成符箓大师,结果现在拍拍屁股走人了。于是对大师的那点敬仰,因为人品而败光了,一个个言语也没那么客气了。

    “我们在处理家事,还请尚大师莫要插手。”

    尚奇水冷哼了一声:“我徒儿已经将她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了,你们还有什么好问的,大晚上的如此吵闹,这就是你们兰家的家教吗!”

    其中一人顿时冷哼了一声:“她跟兰凯安有过节这是整个特勤部都知道的事,兰凯安这人争强好胜惯了,谁知道等兰玉琢离开特勤部之后,他会不会气不过跑去再次堵截兰玉琢比斗。”

    兰玉琢眉眼一冷:“你什么意思?你在说兰凯安是我杀的吗?!”

    那人一副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的表情,嘴上却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人在做天在看,做过什么总归会有报应的。”

    兰玉琢还想说什么,被兰谨修一把给拦住了,看了那一群一副兴师问罪的人,冷声道:“事情你们也问了,我们也说了,再闹就说不过去了,诸位请回吧,我们也要休息了。”

    听到这话,来凯安的母亲突然一下子冲过来试图抓向兰玉琢:“玉琢你告诉我凯安在哪里,你们后来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别的事,我求求你告诉我,我就这一个儿子!”

    兰玉琢皱眉:“你们这是故意来找事吗!”

    尚奇水忍无可忍道:“既然你们不想走,那今天就都别走了!”

    他话音一落,外面又进来两个人,众人一看,是兰家的三长老和五长老。

    这次因为撞破了天煞,兰家一共出来了三位长老,现在一下子来了两,看来对兰凯安还真不是一般的重视。

    看到他们,尚奇水直接道:“你们兰家莫要欺人太甚!今天这是打算如何,让我们交出兰凯安你们才肯罢休?”

    三长老道:“凯安的事情我们正在调查,还请几位莫要与一个刚刚痛失儿子的母亲计较。”说完上前拍了拍兰凯安的母亲:“这件事本就与玉琢无关,你们在这里闹也于事无补。”

    兰凯安的母亲直接朝着三长老跪了下去:“三爷求求您帮帮我,凯安如今尸身在哪儿都不知道,他也是您看着长大的孩子啊!”

    三长老叹了口气:“你先起来吧,我兰家子弟在外惨死,这件事我们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你且放心吧。”

    尚奇水直接打断了他们的交谈:“我说你们够了吧,大晚上的,别人还要休息,可以请回了吗?”

    五长老让众人到屋外去等着,这才朝兰谨修看去:“你们兄妹二人执意与兰家划清界限断绝关系,那也是你们的决定,我们尊重你们的决定,不过早些年你们父母还有遗物放在兰家保管,这件事我们也是前不久才得知的,找天你们回兰家取走遗物吧,今后你们二人未来如何,再与兰家没有半点关系了。”

    听到他们父母竟然有遗物留在兰家,兰玉琢有些诧异的朝她哥看去,却见她哥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脸色反而还有些冷,顿时觉得有些奇怪。

    还没等他们再说什么,外面顿时响起一阵阵的惊嚎惨叫。

    两个长老连忙跑出去一看,兰家的一群人,有几个被抽倒在地,有几个手持武器的在跟一条巨大的蛇对持。

    那蛇看到两个长老,也只是阴冷的吐着信子,巨大的身体直把人看的头皮发麻。

    两个长老没想到这里会出现这种有了灵性的巨蛇,那蛇半立起的身体差不多跟房屋的围墙一般高了,本能的戒备起来。

    尚奇水他们跟出来一看,见是隔壁的大白,又看了看地上连滚带爬往两个长老身后躲的兰家子弟,不客气的嗤笑了一声:“真够出息的。”

    听到尚奇水这么说,兰家的两个长老自然明白他肯定是认识这条蛇的,于是转头问道:“这蛇你们养的?”

    尚奇水道:“当然不是,这般有灵性的蛇,我可镇不住。”

    尚奇水话音刚落,就听到嗑瓜子的声音,众人循声看去,两个少年坐在一个墙头上,一边嗑瓜子一边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就在刚才,这墙头上是没有人的。

    见他们朝自己看来,小福子笑嘻嘻道:“你们大半夜的不睡觉,如此吵闹,耽误了我家主人休息,既然不想离开,那就别离开了。”

    像是附和他的话一般,一直立定不动的大白蛇扭动了一下巨大的身体,嘴里的蛇信更是吐得衬的这深夜一阵毛骨悚然。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